3/1/2020 10:07:52 AM编辑:PM3722次浏览


疫情当前阳市广场舞爱好者争当志愿者

2月初,溧阳市广场舞协会南渡分会副会长徐进波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:“国难当头,希望大家献出一片爱心!”协会志愿者迅速报名,组成了8人的志愿者小队,统一服从政府安排,被分配到离自家小区较近的卡口执勤。


疫情当前阳市广场舞爱好者争当志愿者

吴爱华第一个在群里报名,被安排到了凯浪苑小区执勤点,她每天总是提前半小时到点位上,她说:“我离得近,早来点没什么的,而且早上8点之前买完口罩回来的人很多,需要有人在岗位上。”

2月16日,在连续执勤12天后,她回家洗漱时突然流鼻血,同事和一起执勤的朋友都劝她休息一下,她却说:“没事,我身体好着呢,流这点血算什么,如果可以让我们南渡平安,流更多血也乐意”。

崔夕凤和秦冬梅是南渡镇风情健身队的成员,崔夕凤说:“我是共产党员,不能落后,能尽一点自己的力量是一点。”她白天还要带孙女,特意申请晚上来上夜班。

秦冬梅说:“一开始做志愿者还是很辛苦的,有个老太太老是出门,还不戴口罩,我就把自己的口罩分一个给她。现在大家都了解了疫情的情况,都很配合,我们志愿者工作也好很多。”

协会副会长许梅兰从2月5日开始就在我镇交通要道——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对面执勤,每天车来车往,最多的时候一天要登记1000到2000辆车。“我坚持跳广场舞十几年了,现在响应国家号召,广场舞也不跳了,来做志愿者能尽一份力,心里也是满足的。”许梅兰这样说道。

张红芳和孙玉珍一直在春晖路,这里虽然没有车辆经过,但来往的老爷爷老奶奶很多,特别是早上和晚上走来走去的人很多。张红芳摔过跤,腿内固定了钢板,不能站很长时间,但她看到有老人不戴口罩,也忍不住上去劝告他们。“应该要为这个国家出一份微薄之力。”张红芳这样说道。

史琴霞一个人守在这个道口已经十几天了,问她一个人不孤单吗?她说不要紧的,呆在家里不如出来做志愿者,能尽一点力。“老公白天在家,晚上会出来陪我。”,史琴霞这样说道,“他对我做好事很支持的,吵架?没有的。” 外甥女带着她姐姐和甥外孙从溧阳市里来看她,短暂的见个面就又要离开,史琴霞的母亲还给她打了电话,说好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,想她了。史琴霞却说她还要坚持做志愿者,每次看到电视里的新闻都会揪心,想为他们鼓劲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

感谢每一位志愿者,您辛苦了!待到山花烂漫时,再来看她们在丛中笑。来源:南渡蓝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