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/26/2020 10:04:54 AM编辑:PM3714次浏览

流氓成性的病毒新冠,将对我国社会生态产生深远影响。你不知道它在哪里出现,你不知道它咋传播,也不知道它啥时候走。口粪传播的,气溶胶传播的,潜伏40多天的,无症状携带者传染的,治愈复发的,治愈仍然传染的,防控虽然主战场胜利在望,而病毒特务在哪里打冷枪,无从知晓。


疫情期间妖娆的大妈不跳广场舞都干什么去啦

在老外眼中,中国人是个扎堆吵闹的民族。风景名胜大声谈笑,广场舞一统天下,地铁听乐唯恐不响,干仗吵架如同大片。

而我们确实喜欢扎堆,国人本是群居动物,一边吃火锅吆五喝六,一边向往着空山不见人,落花人独立,对影成三人,而无车马喧。去澳洲等地受不了寂静逃回的大有人在。

很多吃货表示结束管制后要大快朵颐,也只是表示而已。河南吃货排长队喝胡辣汤,被警察果断冲散。大型聚会要式微,小范围聚会也当两股战战。六亲不认的步伐纷纷鬼鬼祟祟化。“你在楼上看风景,楼下的人在看你”将是新的生活样态。保持距离,习惯独处。


或者我们真该静下来读书了,大字不识几个却傲娇的找不着北的杨超越们可以歇歇了。随便找个长得带劲的傻子都能捧红,钟南山们将成为频危人物。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金钱至上可以往下一丢丢,物质主义可以淡化一点点。“武汉加油,我用吃热干面挺你”和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比,差的不仅仅是文学素养,我们引以为豪的文化大国在东夷的热情面前只能报以赧然一笑,更何况还有许多人不以为然连讪笑的能力都不具备。趁着无法外交,可以充实一下内涵。

人们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。非典之后,也没见病毒研究有啥进步。同样的手忙脚乱,同样的临时抱佛脚,同样的有人火中取栗。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,同样的难以下咽。
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们要用它去寻找光明。我们完全可以不再是“聚若一盘肉,散作满天星”的磷虾,而是隔桌对饮,邀明月入席,就是这50公分的距离,让你我拥有足够的空间,来欣赏彼此的美好。